坚持,助我在科学世界探索 - 中国教育考试网登录

记者 草莓视频cm.888tw


留学是什么?我曾问自己这个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平凡出身的我也经历过青春时期义无反顾的叛逆,只知道电视机的屏幕里有一个很大的世界。18岁那一年,我选择了医科大学的日文班,觉得只有这样,才有机会去亲眼见见那个不一样的世界。19岁那一年,到日本大阪医科大学的一次交流活动为我叩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时不甘于现状的我产生了最为单纯却又强烈的冲动。那时的梦想就像书桌上如山的医学书籍一样,深邃而又盛大。

25岁那年,当我踏出东京机场的那一刻,好像自己一下子长大了,知道这个夏天即将开始一段完全独立的人生旅程,知道要为了未来而努力。那时的想法是兴奋而又简单的,觉得只要到达东京,立即就能融入大城市的光芒中。

刚到实验室的时候是一无所知和不知所措的。再生医学、干细胞这些名词对于临床医学出身的我,是如此熟悉又极为陌生。虽然大学时念的是日文班,但学是一回事,说又是另一回事。还记得第一次跟西村教授和松村助教那哭笑不得的对话,第一次开日语组会那无所适从的一言不发,第一次做实验那畏手畏脚的提心吊胆。那时的我还怀有学生的热情,还期望有一种爆发叫作遇强则强。

从辨别加样枪及吸头开始,我也踏上了生物医学研究这列漫长的登山火车。记得第一次跟助教学做RT-PCR,这是生物学研究中一项基本的实验技术,但如同被诅咒了一般,标准曲线一直跑不好,后续的所有实验也因此无奈地停滞下来。实验手法这种东西,更偏向于一种经验与肌肉记忆,是无法单纯地在书本中融会贯通的。加之当时科研背景及日语能力的薄弱,自己的想法无法准确地传达给他人。而实验室的人是一视同仁的,也是忙碌的,路是你自己走的,实验是你自己选的,从不会因为你是留学生而有半分同情。

一方面是非常杰出却又十分严格的教授与拥有天才般头脑却又不善表达的助教,另一方面是堆积如山却无从下手的课题任务,在内外压力与自我怀疑中,我只得从给小鼠做基本的基因分型开始,一点一滴地磨练自己的手法,并在组会报告的冷淡回应后不断地查阅论文,在早午饭的间隙练习日语。那一年,突然感受到所有的压力都开始指向自己。为了在异乡打拼而独自等待的地铁变得越来越长,而当初那股从梦想里喷涌而出的力量,仿佛打了和自己反方向的车,一路渐行渐远。

博士是一回事,女博士是另一回事。科研是一回事,生物医学科研又是另一回事。小鼠这种实验品的优势之一就是快速繁殖,能够提供大量样本,但庞大的实验量和漫长的实验周期不仅是对体力和意志的极端考验,也是一个具有筛选功能的天然屏障。路上不经意的偏差可能会使几年光阴付诸东流或无奈放弃。每周一的组会会明确制定一周的实验计划和目标,每周五的早会则进行成果汇报和讨论,每月固定的论文研读也时刻刺激着紧张的神经。当每天连续12小时的运转成为家常便饭,当无休无假的加样打药制标本成为理所当然,当与教授因为研究方向和想法争论得面红耳赤,那时的内心其实是悲凉和耻辱的。不知道这种没日没夜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不知道期待的成果是否会如期而至,也不敢回想当初留学的决定是否正确。那个时期是何等青黄不接的尴尬,曾经支持着我的那些或温暖或哲理的话语,也似乎如此不合时宜。

编辑:中国教育考试网登录

审核:草莓视频cm.888tw

2019年12月11日 亚洲色噜噜狠狠网站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