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发表这么多论文吗 - 项贤明主编的教育学原理课后

记者 日韩三级片


无疑是一个“论文生产”大国。暂且不论发表在中文期刊上的论文,2018年大陆学者光是发表在SCI收录期刊上的论文总数就超过39万篇,SSCI收录期刊论文总数超过2.5万篇。而且,这个数字一年比一年高,犹如不断膨胀的宇宙!这里不禁要问:我们需要发表这么多论文吗?

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同样存在于国外。丹麦知名记者夏洛特·佩尔森等人2017年在一篇名为《基础研究中的危机:科学家发表了太多论文》的报道中指出,在全世界范围内,科学论文发表的数量日益增长。对一个学者来说,论文发表多多益善,它们不仅是获得工作的入场券,而且是获得科研基金、成为一名愉快的老板的敲门砖,因为大学基金往往是根据大学教师的科研发表情况而分配的。但是,这一趋向导致大学教师在论文发表中对数量的重视超过质量。为了尽可能增加发表的数量,不少学者会把某一研究的结果拆分成不同的短文章进行发表,即所谓的“意大利香肠科学”。此外,为了更多地发表,大学教师可能会改变自己的研究方向,转向那些容易出、很快就能出文章的领域。其负面后果是:科研质量的下降,大量不必要的重复,以及造成其他同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阅读、甄别相关领域的研究文献。

同样,国际著名比较教育专家菲利普·阿特巴赫2018年在一篇名为《太多的学术论文被发表》的文章中指出,现在学术界的科学发表呈爆炸性增长态势的同时,整个学术界也面临着巨大的论文发表压力。背后的主要原因包括高等教育的大众化和全球排名的兴起、社会学的制度同形理论、博士生不断被要求在学术杂志发表论文。这种发表论文的压力,催生出各种问题,如投稿评审系统的瘫痪、以收钱为目的的“不良刊物”的大量增长、轻教学重科研的取向等等。在他看来,大部分出版物没有存在的必要,完全可以把它们砍掉。因为在高等教育大众化系统中,研究密集型大学只能是少数,大部分属于教学型或应用型大学,它们应明晰自身的定位,大力奖励好的教学和服务,而不是科学研究。更何况按照欧内斯特·博耶的多元学术观,学术卓越并不要求出版。

一个特殊性的环境

既然没有必要发表那么多论文,那么为何学界还是前赴后继?

从的角度来看,一是大学向上的强烈冲劲。国内的顶尖大学多以世界一流大学为办学目标,国内的普通大学又多以国内重点大学为模仿对象。最近国内实施的“双一流”建设,也有可能成为这股向上的动力。如何向上,最重要、最直接的手段就是发表论文,尤其是在高水平期刊上发文,因为无论在哪种评价体系中,论文都占据着核心的位置。

编辑:项贤明主编的教育学原理课后

审核:日韩三级片

2019年12月11日 亚洲色噜噜狠狠网站

最新更新